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切割粉丝的虚拟主播:直播间贴贴,现实中陌生人

2023-02-05 19:48:44 2061

摘要:世界上最伤人的话,莫过于我把你当老公老婆好兄弟,你却回了我一句“你XX谁啊”。对虚拟主播略有关注的朋友应该听说过,上个月有位从属于彩虹社的男性VTB应邀在B站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直播,并在这一小时内斩获营收一百一十余万。(全中国大概只有我没钱...

世界上最伤人的话,莫过于我把你当老公老婆好兄弟,你却回了我一句“你XX谁啊”。


对虚拟主播略有关注的朋友应该听说过,上个月有位从属于彩虹社的男性VTB应邀在B站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直播,并在这一小时内斩获营收一百一十余万。


(全中国大概只有我没钱给主播打赏了吧)


这位名为Vox的主播自去年年底起在油管活跃,凭借成熟绅士的“声之恶魔”人设与过关的声线条件收获了大量粉丝——其中自然也有不少将他视为真命天子的女友粉。但正所谓爱的越深被伤的也越深,这几天Vox就用一条“我们真不熟”的切割宣言碎尽了千百粉丝的梦。


事出5月29日晚约10点,Vox正扮演成观众的男友进行一场奥术魔刃直播,根据观众们发送的弹幕调整直播剧情的走向,可以说是女友粉的狂欢节。而就在此时,正在直播游戏《玩具熊的五夜后宫3》的同社主播Reimu遇到了每位玩家都逃不过的卡关难题,并决定向Vox求助。


(两人此前就有不少联动,自然而然也有了不少CP粉)


在Discord(海外开黑啦)上向Vox发送消息无果后,Reimu来到了Vox直播间并在弹幕连刷好几条“Vox”,而眼尖的弹幕发现后也齐刷刷回起了“hi Reimu”,Vox发现后也临场应变,将剧情改为“突然有朋友来电”,去给Reimu解决了问题。


事情到这儿似乎已经没啥问题了,观众们尽管对Reimu不分场合的打扰有些不满,但鉴于二人的关系也没太过追究。


但在下播后的当晚,Reimu在日常的总结推文后附上了一句开玩笑式的“Vox的粉丝们我爱你们,不要杀我”。而或许是这份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语气惹怒了不少过激粉丝,这条推文下面出现了不少对Reimu的辱骂。


(由于Vox设定上是吸血鬼,他的粉丝牌也设置成了有血族含义的Kindred)


到后来,这些魔怔人不仅对Reimu进行了多次死亡威胁,还声称找到了Vox现实中的住址,试图人肉开盒。



狂热粉丝给足了压力,Reimu也有些怕了,发推表示将把会限以外的所有直播推迟到下一周。



而平白无故摊上了“粉丝行为主播买单”这回事的Vox也不得不出面制止这些针对他与他同事的网络霸凌。然而,他这份清新脱俗的解释对于一些粉丝而言过于残忍了......


一上来,Vox就称自己为“一介艺人”,“和观众素不相识”,看到有陌路人攻击自己的朋友,自然会生气。


(这三条都是推特上粉丝的翻译)


随后,他便开始了正义大切割——我不是你的朋友、父亲、男友、老公、老婆,我不是你的任何人!我是个直播主!


(好家伙,虽然你是个红人,但这么大范围的AOE真不怕一夜脱粉?)


在最后,他将自己与粉丝们的关系称为一种“拟社会关系”,在屏幕前喊喊老公没问题,但想在现实中搞事情,那就再见。



当然,事后在直播中回归二次元模式的Vox一副“没有了大家我怎么过”的样子,属于是把二次元和三次元切割明白了。


而尽管从旁观者的角度看来,Vox为维护同事选择和粉丝们把话说明白无可厚非,但对于那部分过激粉丝而言,被自己视为重要之人的主播却把自己当路人,绝对是难以接受的——正如Vox所说,在拟社会关系中陷太深,迟早会被反噬。


那问题来了,什么是“拟社会关系”?


简单说,拟社会关系就类似于粉丝爱上偶像的一种关系:你爱上了一个人,对TA的至少某一方面非常了解,而TA却对你一无所知,你的感情只是一段单向箭头......


(这段描述最常见的适用场景就是追星了)


这个概念最初由心理学研究者 Horton 和 Wohl 在 1956 年的一个研究中提出,用来解释人们对电视中的人物产生互动欲望的心理——当午夜节目的主持人对观众道晚安时,有相当多的观众会因此回上一声“晚安”,就仿佛那位主持人是自己熟识的一个朋友。


而到现在,与屏幕前的观众互动更频繁更细致的网络主播尤其是虚拟主播自然也成了这种关系的新目标。一个个百无聊赖的夜晚,数不尽的单推人都等着主播们的一声晚上好一首晚安歌搞定“浑身有蚂蚁在爬”的骚动。坚决维护支持的主播、四处给主播刷存在感、把TA当成日常里必不可少一环的激进粉丝也不在少数......



也就是说,我们中不小的一部分,都是“拟社会关系”的局中人。


那问题来了,这种看似牢靠,其实非常虚幻的关系真的正常真的健康吗?要知道,纵然大多数主播不会像Vox般直言“你我只是路人”而是更倾向于使用“家人们”等等叫法,但双方对彼此的关注度、关心度、了解度显然不在一个层次上——在旁观者看来,付出与回报的天平,显然在向某一方肆意倾斜。


但对局中人而言,正常,这可太正常了。


且不说在疫情让线下社交变得举步维艰的近几年,“通过弹幕与主播交流”成了不少年轻人少有的能满足社交欲望的途径,这段关系往来中“很容易得到喜欢的人回应”、“很少会被喜欢的人拒绝自己的感情(我真没攻击谁的意思)”的特点也让它比日常中的交往更加轻松安逸,足以抚慰一颗颗被信息时代的负能量冲刷得遍体鳞伤的心——


昨天看看B站,听说有人组织高考作弊;


今天刷刷微博,听说有人殴打邻桌食客;


明天翻翻评论区,听说有人害死四岁孩童......



先不纠结为啥我们每天听说的坏消息总比好消息多,这铺天盖地的负能量下来,仿佛放眼望去,现实中的每个人都是有缺的。


但虚拟主播们不一样,有着各色人设并在日常运营中全力凸显这点的他们能够显得不食人间烟火,不染世间俗尘,符合某个人心中对“完人”的一切要求。


就像Vox所说,只要不在现实世界整什么魔怔活,仅仅在网络空间向主播宣泄、寄托平日里难以安放的繁杂情感,收获这份赛博味十足的幸福感的话,对主播对自己都不是什么坏事。


(看他笑的多开心)


说到底,这都要怪我们那没见过世面的大脑,在遇到“纸片人和你聊天”、“隔着屏幕的虚拟主播在道晚安”这种新鲜事时竟然会产生对方切实陪在我们身边的错觉,属于是有点丢人了。


你看,我只是想让日子过得快活些,至于大脑犯的这些错,不该算到我头上嗷。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