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2022年,虚拟主播要在直播间更进一步

2023-02-05 19:42:03 1486

摘要:“第一次看到我全身吧,是不是特别棒。”2022年2月5日,活跃在B站的UP主、中日双语配音演员兰笛Saku在小K直播姬,用演唱会模式为粉丝献唱了一首《Monica》。也是在这个直播间,粉丝不仅第一次看到了她的全身形象,还操作着自己ID的虚拟...

“第一次看到我全身吧,是不是特别棒。”

2022年2月5日,活跃在B站的UP主、中日双语配音演员兰笛Saku在小K直播姬,用演唱会模式为粉丝献唱了一首《Monica》。也是在这个直播间,粉丝不仅第一次看到了她的全身形象,还操作着自己ID的虚拟形象站到了台前,为她挥手、打Call、“现场”送礼物。

兰笛Saku是一位在B站有着2.8万粉丝的个人UP主,和她一样,在2022年春节期间通过小K直播姬开播虚拟演唱会、虚拟蹦迪等虚拟互动直播的虚拟主播,已有数百位。现在,这些虚拟互动直播场次还在不断上涨,一份直播数据也随之流出——虚拟主播在虚拟互动场景下的观众弹幕数量同比增加4280%,加入电池礼物激活DJ打碟等互动特效,单场电池礼物的收益增加了5倍

这是一组令业内兴奋的数据。

直播行业已是一个成熟且庞大的市场,根据艾瑞发布的报告,2021年中国直播仅虚拟礼物打赏市场规模就或达2239亿元。在“人人皆可虚拟”不再是一个口号的当下,困在B端商业变现的虚拟主播也可以通过虚拟互动直播进一步打开C端付费市场。

虚拟直播淘金,是蓝海也有困境

2021年12月4日,初代虚拟主播Kizuna_AI绊爱将无限期停止活动的消息登上了微博热搜。

从2016年12月正式开始活动的绊爱,YouTube 频道订阅数及各SNS粉丝数累计突破1000万人,常居YouTube十大Vtuber 排行榜首。这样一位鼻祖级、拥有千万粉丝的虚拟主播,曾为运营公司Activ 8引入了三次投资,其中一次高达6亿日元,最后都难逃停运的结局,让更多人开始反思,虚拟主播的商业变现。

另据CA Young Lab发布的统计数据,日本YouTube的大部分收入来自于广告,活跃在平台的Vtuber 也是如此。活跃在C端用户聚集的平台,主要营收来自B端的广告、走穴等。绊爱之外,还有更多已停播的虚拟主播陷入了B端商业变现的困局。

虚拟主播不能只做打工人,依附于其他行业的赋能的同时也需要找到完整属于自己的应用场景。

这时候,虚拟直播就被推向了第一位。

根据艾瑞发布的报告,2021年中国直播虚拟礼物打赏市场规模或达2239亿元。这是一个成熟且庞大的市场,付费用户画像与虚拟形象的粉丝群高度重合,个人主播、企业和平台都看到了这一机会。以B站为例,在去年12周年庆上CEO陈睿透露,虚拟主播已成为B站直播领域增长最快的品类,过去一年共有超3.2万名虚拟主播在B站开播,同比增长40%。除了B站,斗鱼、虎牙等平台也有不少虚拟主播开直播。

次元光谱日前汇总了B站虚拟主播日营收情况,2021年1月24日到12月31日,在有信息收录的336天里,仅TOP1虚拟主播的日营收额就超过4000多万元。其中,A-SOUL成员珈乐Carol生日会当天直播收入超197万元,向晚、贝拉、乃琳、珈乐生日会当天及A-SOUL周年特别直播的收入也超过了100万元;泠鸢yousa5生日会营收超75万;阿梓从小就很可爱生日会直播当天营收也有70多万元。这说明,虚拟形象在直播这种内容形态里,是可以像真人偶像一样获得来自粉丝的打赏收入。

但这些头部主播生日会的成绩,并不是B站虚拟主播区的常态。336天里,TOP1虚拟主播的日营收额在1万~10万元之间的天数占比约67%。

虚拟主播的粉丝是真人,他们愿意在直播间付费,为何直播虚拟礼物打赏收入远不及真人主播?

这背后,除了直播间粉丝体量的不同,还有体验的差距。虚拟主播直播间的常态,是Live2D形象(半身),头部动身体僵硬,粉丝的互动体验差。头部虚拟主播生日会直播间高打赏收入的背后,也普遍存在高昂的成本。

只有把成本降下来,虚拟直播才能真正地在主播中普及起来。

在直播间打开C端付费,虚拟主播还得“3D化”

虚拟直播是虚拟主播的实际落地的一个刚需应用场景,它能吸引大量的用户参与其中。在这一共识和目标下,谁能实现形象和动作的低门槛数字化,让人人皆可虚拟成为可能,谁就拥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个人UP主兰笛Saku在春节使用的小K直播姬是2021年11月才开启公测的新产品,除了她,粉丝超百万的B站头部UP主冰糖IO,超80万的新月冰冰,超50万的泰蕾莎和小希小桃等也在使用。在虚拟直播的这个刚需应用场景下,小K直播姬在B站、斗鱼直播、酷狗直播、腾讯动漫等平台正在通过产品的用户口碑和自传播快速裂变。

2022年春节,小K直播姬开播的虚拟演唱会、虚拟蹦迪等虚拟互动直播切片,也被虚拟主播上传到了各社交平台,数量和播放量都在持续上涨。根据官方披露的数据,小K直播姬公测3月注册虚拟用户已达2万

为什么能短时间内吸引这么多用户?

首先,是互动性。小K直播姬提供演唱会、新年、轰趴馆等多种模式供主播在直播中自由切换,每种模式下主播和粉丝都可以有很好的游戏化实时互动。以轰趴馆模式为例,粉丝不仅可以操作显示自己ID的形象在虚拟迪厅蹦迪,还可以现场为台上的主播打Call随机获得虎头帽或王冠,排位前三的粉丝形象会上墙,更会成为轰趴馆DJ上台与主播互动,台下粉丝的打赏也会直接显示在头像。而主播与虚拟观众的互动交互,不仅有弹幕、手势比心、虚拟物品操控等回应粉丝,未来还会加入打赏换装、宠物云养等游戏化互动玩法。

互动性是虚拟直播的一个巨大优势,虚拟直播是直播和游戏的结合,应用3D的动捕和动画技术,在内容层面的互动性有巨大的发挥空间,真人直播是做不了的,这种实时互动性内容可以极大提升观众的参与感和付费意愿,从“看” V变成“玩” V。因为粉丝可操作自己的形象在直播间自由行走,有主播还现场和粉丝互动,玩起了列队比心闹新春。

其次,是低门槛。小K直播姬解决了形象和动作的低门槛数字化,让人人皆可虚拟成为可能。形象方面,提供了高自由度的3D捏人用于创建用户虚拟形象(近200个自定义捏人维度),同时支持用户自定义美术素材和上传素材,充分调动UGC的创作力量;动作捕捉方面,云舶科技历时近5年自主研发的全球领先的小K视频动捕技术,无需穿戴任何硬件动捕设备,仅需普通RGB摄像头可实现身体,手指,表情等高精度实时3D捕捉,颠覆了传统硬件动捕方案,是虚拟世界行为交互的关键性技术突破,让动捕技术从PGC走向UGC。

也就是说,在小K直播姬视频动捕黑科技的支撑下,即使是一个真人素人,有一台电脑和一个普通摄像头,也可以完成虚拟主播的摇花手这种高难度动作。

免费、低门槛的运营和操作模式下,小K直播姬让虚拟主播通过虚拟演唱会、虚拟蹦迪等虚拟互动直播提高了收益,为真人主播向虚拟主播领域拓展提供了便捷、高效的方式,产品的用户口碑和自传播快速裂变就成了必然。

人人皆可3D虚拟直播下的机会

纸片人直播已不能满足粉丝的需求了。

当下,刚需场景下的虚拟直播,正处于2D面捕向3D动捕行业升级中。自2021年11月起,小希小桃,泰蕾莎Channel,琉璃子等知名虚拟UP主,相继官宣成为小K直播姬“3D升级官”,向国内外虚拟UP主进行3D虚拟直播的推广和普及。

小K直播姬的第一批核心用户,是Live2D形象虚拟主播。虚拟直播的直播内容本身就是UGC内容模式,虚拟主播是绝佳的内容创作者。当他们带着粉丝走进这个可以即时互动的3D虚拟直播间,就打开了虚拟直播的更多可能。最直观的,就是虚拟主播在直播间的打赏收入。在轰趴模式下,电池礼物激活DJ打碟、虚拟台下打赏直接头像显示等互动特效,使得使用小K直播姬的虚拟UP主单场电池礼物的收益增加了5倍。这也直接带动了小K直播姬的收益——主播免费、自由选择使用丰富的游戏化互动玩法,粉丝在互动玩法中参与打赏的费用主播和小K直播姬按一定比例分成

面向主播免费使用,内置付费内容供主播付费兑换服装,饰品等道具,以及用户付费分成,这一套在游戏市场的成熟运营思维,应用在虚拟直播产品,也受到了主播的欢迎。

第二个可能,是充分调动UGC创作会带来的用户规模效应。目前,小K直播姬已提供高自由度的二次元捏人系统,未来还将提供偏写实,超写实风格的模型捏人,满足各类人群的需要;同时支持用户自定义美术素材和上传素材。也就是说,一方面因技术和成本限制的超写实虚拟人,准入门槛会下降。另一方面,互动是虚拟直播的必然趋势。在Twitch、B站、抖音等平台已有偏写实风格的虚拟主播上线,如在抖音有25万粉丝的金桔2049、2.7万粉丝的妙善公主等,尽管她们的美术、表现效果还不完善,不过仍凭借丰富的3D互动吸引了不少粉丝的关注。

未来会有更多虚拟人在无穿戴视频动捕技术下走进3D虚拟直播间,丰富的互动玩法让主播和粉丝建立亲密感,虚拟人视频内容更新慢、成本高、粉丝增长瓶颈以及依赖B端商业变现的困境,也会随之打破。

第三个机会,就是“元宇宙”概念的落地。在B站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上,CEO陈睿在提及对元宇宙的看法时提及,在元宇宙概念中,最重要的是有自循环的内容生态供给,这不是一个公司能做完的,虚拟世界需要好的互动内容创作平台,通过技术帮助用户兑现创意的价值。虚拟主播就是这样的案例,UP主通过动作捕捉,变成另一个形象,后受到很多人的喜爱。这一观点,得到了不少业内人士的认可。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