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成绩不及头部个人主播,年亏损超6亿的蘑菇街还挺得住吗?

2023-05-28 11:38:01 676

摘要:2019年,李佳琦全年 GMV为 50 亿,2020 年翻了四倍至 200 亿元左右,而2021年,仅在双十一的预售中,李佳琦直播间单日 GMV 就达到了 106 亿。被封杀的薇娅多年来与李佳琦不相上下,2020年其带货销售额超过200亿,...

2019年,李佳琦全年 GMV为 50 亿,2020 年翻了四倍至 200 亿元左右,而2021年,仅在双十一的预售中,李佳琦直播间单日 GMV 就达到了 106 亿。

被封杀的薇娅多年来与李佳琦不相上下,2020年其带货销售额超过200亿,去年双十一预售单日也创造了85亿的战绩。

再如被调侃为行业冥灯的罗永浩,直播第一年,交个朋友的直播间就卖出1800万件商品,销售额达到30亿元,更是还清了创立锤子科技欠下的6亿巨额债务。

当然,除了李佳琦、薇娅及罗永浩等声量较大的带货主播,个人主播年销售额数十亿的也不在少数,从那些偷税漏税被罚的金额也同样可以看出不仅销售额凶猛,营收也非常可观。

比如昨日这则新闻,主播安若溪相信很多人没听过,但其因偷税被罚6万,据税稽二罚﹝2022﹞16号显示,该主播在快手平台上直播带货,帮助商家销售产品,公司以商品销售价格1%-40%不等的费用作为佣金收入,平均收取佣金约20%。

直播带货可真不是一般的赚钱啊!果真是这样吗?

昨日,成立11年,直播GMV占平台总GMV的比重一度达到90%的蘑菇街,却给出了相反的答案。

根据其最新发布的2022财年下半年(2021年10月1日-2022年3月31日)及2022财年(2021年4月1日-2022年3月31日)未经审计的财报,蘑菇街2022财年下半年总营收为1.68亿元,同比下滑29.2%;GMV为52.25亿元,同比下降31.4%。

2022财年,蘑菇街的总收入为3.375亿元,同比下降30%。

一家成立11年,逐渐转型为直播带货为主的电商平台,无论是营收,还是GMV,或者营收、GMV增速都不及直播带货行业的个人头部主播,我们还能说直播带货真的不是一般的赚钱吗?

不过话说回来,虽说李佳琦们是个人主播,但如今都是公司化运作。但李佳琦、罗永浩们与蘑菇街,在直播带货这同一件事上,走出了不同的结果,也足以说明,时代变了,而蘑菇街是不是摸索错了路子?

直播带货、种草、兴趣电商大时代

昔日网红,今日迷失

说起蘑菇街,在电商的上半场战事里,绝对是网红般的存在。独特的消费分享社区形态,也是电商上半场,平台型电商之外,电商行业重要的补充。

在蘑菇街的成长历程中,我们也不难发现,从最初的消费分享社区,到电商导购,再到垂直于女性、时尚的电商闭环生态,一直以来都占据着电商创新的一角。

甚至到2016年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布局直播购物,美丽说都是电商行业重要的注意力分支。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可以看出,无论是当下主流的直播带货,还是种草社区、网红电商都被蘑菇街超前的融合在了一个平台。

然而时过境迁,在直播、种草、兴趣电商当道的大时代,本应该是蘑菇街大展拳脚的时候,蘑菇街似乎迷失了。

根据蘑菇街最新财报,除了营收与GMV的大幅下滑,2022财年下半年,蘑菇街的佣金收入、营销服务收入及融资解决方案收入分别为1.1亿元、490万元、1040万元,同比减少33.1%、83.4%、59%。

利润方面,2022财年下半年,归属于蘑菇街股东的净亏损为2.28亿元,上年同期为1.45亿元。经调整后净亏损为1270万元,2021财年同期为2530万元;

2022财年,归属于蘑菇街股东的净亏损为6.398亿元;调整后的净亏损为8260万元,同比均有所扩大。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蘑菇街高度依赖直播电商,直播GMV在蘑菇街平台总GMV中的占比已达92.7%。2021财年全年,蘑菇街的直播GMV占平台总GMV的比重为78.5%。

在营收方面,佣金收入是其占比最高的业务。根据财务数据,佣金收入、营销服务收入、融资解决方案收入、技术服务收入及其他收入分别为2.267亿元、1790万元、3190万元、4610万元和1490万元。

在资本市场,蘑菇街巅峰时期, 曾达到30 亿美元估值,而如今仅为2230万美元。

先行者不及后入者

被拆解的蘑菇街,到处是敌人

在上文中,我们也提到了蘑菇街的创新能力有的,并且都能赶在行业前面。

然而纵观目前的电商创新模式,从直播带货,兴趣电商、社交电商、社区种草,蘑菇街似乎被拆解了一遍,然后在各个细分领域,这些拆解蘑菇街的玩家,都成为蘑菇街的敌人。

说起导购电商,有返利网、什么值得买等等,直播带货,除了天猫、京东等巨头,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也成为新主场,而社区种草,有活跃用户超2亿的小红书。

那么蘑菇街的问题出在大而全,还是战略摇摆呢?事实上两者皆有,蘑菇街想做的太多,但每一个创新业务出来,都没有深入的精耕。

比如其早在2016年就探索直播与电商的结合,可以说占据了先机。但是,从2016年-2019年,对于蘑菇街来说依然是边缘业务,直到2019年电商直播大火之后才开始发力,宣布All in直播,并推出直播双百计划,招募红人主播、机构。

再如内容社区的建设,按照小红书崛起的路径,内容才是重点,而蘑菇街则将电商作为了重点,但在流量没有沉淀,没有规模化的时候,做电商是一项烧钱的生意。

而小红书如今困于商业化,也正是对于内容社区来说,电商这条路走起来并不顺畅,在具备流量和用户的基础后,探索其他的盈利路径才是关键。

对于直播电商,其核心逻辑在于低价,而低价建立在流量之上,有了流量就能形成议价能力,有了议价能力,反哺流量,形成闭环。

然而,在直播这条路上,蘑菇街却将自己局限在了自己的平台,虽然可以续命,但难以打开更大的空间。

种种因素,蘑菇街的下坡路也就开始了。2020年,受疫情影响,蘑菇街被传出裁员,据当时媒体报道,此次裁员比例高达14%,人数高达140人。彼时,蘑菇街员工为1000人左右。

去年底,有脉脉用户爆料称,蘑菇街计划裁员,且技术部门裁员比例高达80%,整体大概裁员30%,且裁员后的技术部门只留下三十余人,运维部门仅剩三人,产品岗则留 2 人。

Wind数据显示,2019—2021财年,蘑菇街的总员工数量分别为927人、909人、605人,呈现明显下滑态势。

总结来看,蘑菇街业务形式多样,但营收却高度依赖电商直播,且电商直播的成绩又在高位下滑,叠加巨额亏损,蘑菇街这个昔日的明星企业,还挺得住吗?

柴狗夫斯基©️

作者|小柴叁号

编辑|谭松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